「危机公关的处理策略」农夫山泉陷于舆论指责 反诉媒体失实「网络公关误区」

摘 要

篇文章原副标题:互联网公共关系误区农夫山泉陷于社会舆论指责 反诉新闻媒体失实 农夫山泉诉报道“荒谬” 据了解,农夫山泉在2001年、2002年和2006年分别推出“
危机公

篇文章原副标题:互联网公共关系误区农夫山泉陷于社会舆论指责 反诉新闻媒体失实

农夫山泉诉报道“荒谬”

据了解,农夫山泉在2001年、2002年和2006年分别推出“ 危机公关的处理策略一分钱”公益活动,其“农夫山泉,喝一瓶水捐一分钱”的广告词被流传,并由此引发了香港市民对“喝水筹款”的关注热忱。

2009年8月11日,国务院负责人的《公益时报》于8月11日撰文称,按农夫山泉每年15亿瓶到20亿瓶卖出数量,每年应最少有1500万元捐款,但具体没有做到。8月14日,农夫山泉发言人称要“着手采取立法军事行动”。

昨天,农夫山泉诉《公益时报》侵犯其合法权益一案开庭。对于其公益活动的可信度,农夫山泉在昨天晚上向本报提供的公开信中称,该公司的“一分钱”公益活动都通过天然水的关键字详尽告知给顾客,不存在乃是的“造成了对顾客的虚假”。此外,该公司多次向宋庆龄基金会指定帐户借贷共计5007563元(其中7563元为义卖所得),在明确规定星期内兑现全部承诺,“不存在假捐或者捐款严重不足等难题”。

捐赠军事行动被指“扬言”

回应,名记者也紧密联系了《公益时报》的杨佳阎辩护律师,他表示,农夫山泉无罪举证一份2006年给宋庆龄基金会“一分钱”饮水思源的说明,称在娱乐活动筹得的捐款中扣除了差旅费等娱乐活动资金。但另一份捐赠协定则称,募集到的额度额度捐助。他认为:“两份物料说明对方"扬言"。”

阎辩护律师称,无罪讨论的另一个话题是“一分钱”中“捐赠7年“娱乐活动的基本概念。公开发表的资讯显示,农夫山泉2002年重新启动“阳光工程”后表示娱乐活动延续到2008年。

据阎辩护律师记录下来,农夫山泉无罪解释为,2002年捐赠商业价值500万元的体育运动器具可使用6年,到2008年,因此中小企业“在7月内为20万小孩带来了文学运动的幸福”。

什么事源自2002年农夫山泉的广告,贫穷孩子追逐打球和跑步的屏幕以后,中文字幕中写到:“到2008年,阳光工程将为20万小孩带来文学运动的幸福。”

农夫山泉称暴力事件有“黑手主谋”操纵

名记者了解到,昨天开庭审理讨论后,农夫山泉各个方 危机公关的处理策略面拒绝法院的调解提议。其解释:“难以让人相信这是一同全然的新闻报道侵权暴力事件,我们怀疑看似有主谋操纵。”

500万彩票 农夫山泉认为,《公益时报》2006年派名记者电子媒体饮水思源娱乐活动后做出肯定性报道,以后3年多未曾质疑过该娱乐活动。“紧密联系以前的乃是四明山水污染暴力事件,怀疑这忽然发难的看似有黑手主谋操纵。”

此外,农夫山泉称,肯定性报道说明对方以前 危机公关的处理策略就是农夫山泉公益行为的数据披露管道之一,证明了“捐赠数据不透明”的质疑不成立。

此外,农夫山泉认为新闻媒体发言权不同于顾客,对中小企业提出质疑本身就是错的,且报道中“不公开发表”、“不透明”的言词诋毁了品牌形象。

可能:

互联网公共关系